栏目头部广告

师范毕业去山村小学,借调公社3个月后,我的人生发生巨大变化

1981年,我刚满18岁就顺利完成了师范学业。然而,分配给我教职的地方却是县里最偏远的山村小学,那里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。

教室是几间简陋的石头房,我被安排住在学校的仓库里。尽管环境艰苦,但我坚信献身于教育事业是值得的。

就在我准备深耕山村教育的时候,命运的转折点突然出现了。我被调到公社里协助整理文件,从此我的人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……

我叫张宏毅,生于60年代初。

我家兄弟姊妹五人,我排行老三,有两个哥哥在我之上。我从小体弱多病,上小学时个子最矮,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排。

父亲常对我说:“宏毅啊,你得努力读书。你身体不如哥哥们壮实,如果你不能上学,也干不了重活,将来可怎么办呢?”

我努力点头:“爸爸,放心吧,我会好好学习的,一定要考上学,让您和妈妈过上好日子。”

我们家饭食必须先让父亲吃,因为母亲说父亲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,靠他挣工分。父亲吃不饱饭就没法干重活。

我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当时妹妹只有三岁。家里的食物得平均分配,父亲吃完后才轮到弟弟和妹妹,最后才是我们的份。

有一年,这里下了几天大雪,我踏入雪地时,雪几乎没到我的胸口。

母亲在锅屋里生起火来,让我们围在一起取暖。她说天气太冷,劝我别去上学。

然而,我执意背着书包,一步步朝学校走去。到了学校,只有老师在教室里,其他同学都没有来。

老师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宏毅,你父亲虽然不识字,但给你起了个好名字,你要有宏伟的理想,也要有坚强的毅力。老师很欣赏你的学习热情,好好努力,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。老师对你充满信心!”

老师的鼓励如同一团炽热的火焰,温暖了我的心。即使那节课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室,老师依然兢兢业业地给我上课,让我终身难忘。

从那刻起,我立下了志向,决心将来也要成为一名老师,好好教导我的学生。

有了明确的目标,我更加刻苦努力地学习,如饥似渴地阅读。

我热爱读课外书,家里种了甜瓜和面瓜。父亲将长势良好的瓜拿到集市上卖,那些形状不规则的瓜分给我们吃。

我舍不得吃,便将瓜拿去与一个村里的小伙伴交换课外书。(他的父亲在城里工作,常常给他买书。)

读书的收获不小,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朗读。

初中毕业后,我在中专考试中表现出色。1978年,我参加了中专考试,考试结束后我心情非常愉悦,因为所有的试题我都感觉很熟悉,我相信我一定能考上。

果然,考试成绩出来后,我欣喜若狂,看到自己的名字榜上有名。

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师范学校。收到录取通知书时,我朴实的父亲竟然感动得流下了眼泪。他用粗糙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录取通知书,激动地说:“宏毅啊,我们家终于有人考上了师范学校,以后在村里谁也不敢小看我了。”

为了奖励我,母亲在锅屋里给我煮了两个鸡蛋,悄悄地叮嘱我拿着鸡蛋躲在小东屋里吃,不要让弟弟妹妹看见。

拿着鸡蛋时,我心中充满了感慨。弟弟和妹妹在东屋的小窗户上露着头,眼巴巴地望着我,让我感到无比心酸和心疼。于是,我把他们叫过来,各给了他们一个鸡蛋,自己却舍不得吃。

对于师范生活,我充满了憧憬。然而,上了师范学校后才发现,每月发的粮票是有限的,男生根本吃不饱。幸好,我在班里很受欢迎,女生们经常会剩下些饭票,悄悄地给我一些。

每月回家一次,我都会从家里带一些干粮到学校,以备不时之需。

有时晚上饿极了,宿舍里的男生就开始幻想未来,说等到参加工作后,就能天天吃大白馒头,一顿吃上六个,那样就能饱饱地了。说着说着,我们就慢慢进入了梦乡,不再觉得饥饿。

尽管在师范学校三年里吃不饱,但毕业时我的个子长到了一米八,因为我喜欢打篮球,身体变得结实起来,不再是之前瘦弱的模样。

在师范学校三年的时间里,我过得非常充实。我经常给学校的广播站投稿,后来还当上了广播站的小干部。

毕业后,我怀着满腔热情,听说县城的实验小学缺老师,心想至少能被分到公社的小学,那样离家近,生活也方便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我被分派到了县里最偏远的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学。

有些失望,但父亲安慰我说:“宏毅,别灰心,你现在是国家干部,得服从上级安排。无论去哪,都要努力工作,国家培养你这几年不易,不能辜负人家的期望。”

我点头答应:“爸爸,放心吧。到了那里,我一定会努力教书,争取有所成就。”

不久,我报到了新学校。本以为会留在公社的小学,却被告知要去一个离公社20多里路的村子。

一个老教师刚刚退休,我顶替了他的职位。

于是,我被安排到了那个偏远的山村小学。

全校只有三个班级,我和一个民办老师,还有一个负责打铃和看大门的校工。

当我第一次站在讲台上,面对着孩子们那满脸泥巴和渴望求知的眼睛时,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,这些孩子多么需要我啊!

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承担起语文、数学、美术、音乐、体育等各科的教学任务。白天下课后,我和孩子们在一起,讲述我的求学故事,分享我考入师范学校的经历,孩子们津津有味地听着。

他们那双双向往的眼睛,让我深受感动。

每到中午,一些家离学校较远的孩子就会带着干煎饼和窝窝头在教室里吃午饭。

由于学校没有伙房,我在院子里用三块石头支撑起一个小铁锅。每逢集市,我会赶去买些猪肉和青菜,多炒一些菜给孩子们吃。

这些孩子都懂得感恩,有时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杏子,或者拿出一个鸡蛋送给我。

晚上,我住在学校后面的一个小仓库里。刚来时,晚上我会有些害怕。

学校后面是一座大山,寂静无人,而学校周围的村子离得也有一段距离。晚上,我独自一人留在这里,而另一位民办老师则住在附近村庄,放学后就回家了。

我的宿舍里有一张小木桌,每天晚上我都要趴在桌上备课到深夜。

我会认真备课第二天的课程,甚至把要说的话都写在笔记本上。

一个月过去了,我居然写了厚厚几本的教案。

我逐渐适应了乡村小学的生活,每当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脸,听到他们洋溢的读书声,我感到满足而幸福。

我利用自己微薄的工资,在书店购买了一些课外书籍,摆放在教室的一角,让孩子们阅读。

闲暇时,我也喜欢写作,一些散文和小说发表在报刊杂志上。

尽管我是一位年轻的新老师,但在中心校里逐渐有了一定的名气。

星期六需要上半天的课,午间放学后,由于回家太远,我也无法回去。

一开始我感到无所事事,但渐渐地我与附近的村民熟络起来。有时我会去他们家帮忙,然后留下来一起共进晚餐。

有几位热心的村民还想为我介绍姑娘,但我微笑着拒绝了。我还年轻,想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工作上。

学生的家长对我非常感激,他们说自从我来教学以后,孩子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他们变得更加爱干净,因为我要求他们每天洗脸洗手才能上学,同时他们也更加热爱读书学习了。

我深感欣慰,孩子们的进步是对我的最大肯定。

全公社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,我所带的两个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名列全公社第一和第二。

校长对我十分赞赏,特意将我叫到了中心校,鼓励我继续教学。

到了年底,我刚刚来到学校,准备开始上课。

这时,中心校教育组的一位领导找到我,告诉我:“张老师,我们刚刚接到通知,公社需要我们学校派出一名年轻有能力的老师去协助。最近,公社将召开一场重要会议,需要一名擅长写作的老师,校长首先想到了你,所以推荐了你。”

我听后有些激动,但马上说道:“我不能离开啊,如果我走了,这里的孩子谁来教?我带的两个班成绩不错,我不舍得离开。”

领导对我说:“张老师,放心吧,校长已经安排了另一名民办老师来接替你的课程。你整理一下,今天就去公社报到。”

我茫然地走进了公社,接待我的是一位穿着四袋中山装、口袋夹着钢笔的领导。他告诉我被借调三个月,安排了工作,并让我准备会议资料。

我向来工作踏实认真,公社文员给我准备了一大堆与会议相关的文件。拿到这些资料后,我很快就投入了工作状态。

其他人下班离开后,我还在办公室里埋头查阅资料、制作表格、整理报告。

有时候,我甚至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过夜,睡醒后立即继续工作。

由于即将召开的会议非常重要,领导特别嘱咐我务必要高质量完成任务。

有一个星期天,领导觉得我太累了,让我休息一天。但是我看到手头的工作,便决定不休息。

我顶着刺骨的北风,步行30里去县城,购买了一些书籍。

经过大量资料查阅和精心准备,我最终把公社会议所需的材料准备得井井有条。

会议顺利结束后,我整理了办公桌,将所有文件摆放整齐。

我还彻底清扫了办公室,并把钥匙挂在墙上。准备离开时,公社书记找我谈话了。

他说:“小张,我们已经开会讨论了,大家都对你的工作非常认可。决定让你留在公社,担任专职资料员。你不用回学校了,我已经和你们学校打过招呼了。我们决定正式调你到公社工作,你就安心在这里

我感到非常惊讶,没想到在我尽心尽力帮助他们的日子里,我的上级竟然将我调到了公社。

我告诉自己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,随时准备为集体服务。既然领导对我寄予厚望,我决心努力工作。

在公社的工作期间,我从未懈怠,我决心抓住这个机会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我不断地充实自己的知识,阅读大量书籍,也重新培养了自己的兴趣爱好,开始在各种报刊上发表稿件。

渐渐地,我在公社里崭露头角,成为了一个备受瞩目的人物。

因为我的勤奋学习和出色表现,再加上我在写作方面的一定天赋,两年后我被调到了县委,进入了宣传部门。

在县城的工作中,我遇到了我的妻子,她也是一名县里的干部。我的岳父母虽然退休了,但他们对我的家庭出身并不嫌弃,反而经常鼓励我努力工作,成为我坚实的后盾。

儿子出生后,并没有给我们增添太多的负担,岳父母帮助我们照顾孩子,我非常感激。

每当有工作任务需要,我都会连续几天不回家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,让我们县的宣传工作声名远扬,深受领导的表扬。

两年后,我又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调到了地委,负责公文起草。

我的妻子也调到了这里,我们在这座大城市开始了新生活。

一时间,昔日的同事们听说我来了市里工作,对我刮目相看,十分钦佩。

我们的生活逐渐好转,我将父母接到了地委家属院居住。

每每想起父母为我读书的艰辛,我心中感慨万千,如今我有了能力,我要好好孝敬他们。

每当我下班回家,迈进家门的那一刻,我总会高声喊着爸爸妈妈,他们的回应声让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满足。

周末,我会和妻子一起下厨,炒几个小菜,然后和父亲一起品酒畅谈。

父亲常常感慨地说:“儿子啊,我从未想过我们会住在市委大院里。记得你当初去山区支教,我以为你会一直在那里安家,没想到你竟然来到了这座大城市。”

我笑着回答:“爸爸,这都是您小时候的教导啊。您曾经告诉过我,要好好读书,未来一定会有所成就。我听从了您的教诲,努力向前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”

有一次,我陪同市领导回到我们县城检查工作,我特意去了我曾经工作过的小学。

小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新的教学楼崭新而气派,教学氛围焕然一新。

站在山脚下眺望这座学校,心情难以平静。曾经,我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,一步一个脚印,最终到达了城市。

现如今,我已经退休了,儿子在北京工作,有时我和老伴也会去北京住上一段时间。

当天气转暖,我便与老伴返回老家村庄。父母已经离世,但这里才是我的根。

我是农民之子,此地是我的出生地,也是我成长的地方。这里有我的亲人兄弟姐妹,我需要常回来看看。

有时,我会开车带着老伴重温故地,去曾经工作过的山区转转。老同事们大都已经退休,年轻的同事们我也不再认识。

听到校园里熟悉的铃声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多年前站在讲台上的情景。

如果我一直留在山区学校工作,我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对教育的热爱,我一定会成为一位优秀的教师。

每当我提起我当老师的经历,我都感到非常自豪。短暂而难忘的教学岁月是我生命中宝贵的回忆。

我购买了一些书籍,捐赠给了曾经工作过的学校,这是我对孩子们的一点心意。

几十年如梭,我心潮澎湃。这段旅程充满艰辛,却也充实而快乐。

我感恩并珍惜那些曾赏识我、帮助过我的人。

无论身处何地,只要你真正有才华,你的光芒就不会黯淡。

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。无论从事何种工作,我们都应该努力,抓住改变命运的机遇,让生命绽放光彩,不负韶华,不负青春。


标签: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